格瑞站起来一看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凹凸瑞金/雷卡/嘉玛
小英雄胜出/轰百
↑以上五个是洁癖
其他:安艾/耀柠/幻凯/雷祖/鬼莱/丹秋/上耳,对班长和御茶子的相性很有好感
一个破写字的。
哎,我是夏莲,幸会。

【猫武士paro】《抓老鼠的时候请记得把脚步放轻》【上】CP:瑞金

·过气文手的自我修养,九月份认真约稿十一月份才发现自己没填坑,惭愧【……】

·依然是猫武士paro!是《跟随我的脚步》第三章的上半部分,前文主页自取

·我流ooc,师徒梗,雷族武士瑞x雷族学徒金,新森林地图,一个设定不一致的幼驯染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抓老鼠的时候请记得把脚步放轻》【上】

文|夏莲

金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弄醒的。

他在自己的新窝里睡得正香,做着个抓肥田鼠的梦。梦里的他处于一片阳光灿烂的空地,耐心地追踪一只在落叶堆里翻翻找找的田鼠。那只猎物太笨了,竟然对距自己咫尺之遥的猎猫毫无察觉,仍然在地上的树叶里寻找它度过秃叶季想要储藏的坚果。

我可以美餐一顿了!金满意地舔舔嘴唇,绷紧后腿,准备朝猎物投以致命一咬。距离这么近,他不可能失败的——

那件柔软的物体又从他脸上扫过,痒痒的感觉彻底赶跑了金的好梦。有那么一小会儿金以为又是火红皮毛的幼崽艾比在叫他起床,而他仍然住在温暖安心的育婴室,呼吸乳汁的芬芳气息,睡在猫后(1)们柔软的肚子下面。他做幼崽的时候和一对姐弟艾比和埃米关系不错,尤其是姐姐艾比显得对他十分感兴趣,她几乎每晚都要邀请金和她分享巢穴,早上把他和自己的弟弟拖去猎物堆吃早饭。

金倒是不排斥她的亲近,但艾比过分的热情总让他觉得有些尴尬,所以他宁可自己睡在一个窝里,挑着姐弟俩没睡醒的时间跑去吃早班狩猎队(2)带回来的热乎乎的新鲜猎物。

当那个不明物体第三次从金的鼻子前拂过时金有点儿不耐烦了。离他平常起床的时间还早呢!难道艾比又改动她的起床时间了?金微微伸出爪尖,勾住这个不断骚扰他的东西,用力推开。“天还没亮呢!”他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又把脚掌收回身体下边,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让我再休息会儿。”他又把脑袋枕在自己的脚爪上,小声嘀咕。

这下总能安静点儿了吧?

一只脚掌不轻不重地打在金的耳朵上。“如果你还想像以前那样在窝里躺一早上,那你最好回育婴室待着去。”有个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语气生硬。“优秀的武士不是在床上躺出来的。”

金被这声音吓得几乎要跳起来了。

“格瑞!”他赶紧从舒适温暖的苔藓(3)床铺上站起来,飞快地抖掉身上沾着的几片羽毛(4),局促地舔着肩膀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对啊,他已经是个学徒了!周围浓烈的紫杉气味提醒了金,他现在已经不是只能被困在营地里的小猫崽了。

他的挚友兼导师格瑞正坐在他窝前,用十分严肃的神情盯着金看。这名年轻武士的皮毛被精心梳洗过,长长的毛显得又软又白,看起来像小鹿的肚子。

“清醒点了?”白毛武士面无表情地说,胡须一抽一抽的,尾尖不耐烦地抖动着——金敢用一个月的黎明巡逻(5)打赌,刚才是格瑞用尾巴在他脸上扫来扫去,想叫他起床的。白武士现在的神情看起来十分可怕,但金懂得怎么叫这个装模作样的表情垮下来。

他又动作夸张地躺回窝里,在里面滚来滚去。“新床太舒服啦!”他露出恶作剧的神情,故意用种夸张的语气说,“完全不想起来!”

格瑞重重地叹了口气,伸出脚掌把一块挂在金胡须上的凤尾蕨(6)碎片拂掉。“别浪费时间了,起来吧。”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无奈,耳朵扭了扭。“如果你不想出去狩猎的话。”

这让金无论如何也装不下去了。“太棒了!”他好像完全忘掉了刚才还在和格瑞对着干的猫是谁,从青苔床铺上一跃而起,绕着整个学徒巢穴打圈圈。“我会是雷族最优秀的猎猫!”一想到能有把刚才的美好梦境变成现实的机会,金的心就不可抑制地欢跳起来,也就在这时,他才意识到学徒巢穴里除了他已经没有别的学徒在了。艾比和埃米的窝还有点暖意,他们应该刚走不久。蒙特祖玛的窝早就凉了,气味也是旧的,只有压平的蕨叶(7)证明她曾在这里睡过。

以前,那只白色母猫就是一群幼崽里起床最早的一个,很晚才回育婴室里躺下,一天几乎都见不到她的影子。

金有些惶惑起来。“我是不是错过很多了?”他歪过脑袋,喵喵地问,他开始后悔自己睡那么久了。与此同时,金开始飞快地整理自己全身的毛发,做好出行前的准备。他一定还能有机会把这段时间比其他学徒落下的东西重新补回来,对吧?

格瑞的神情柔和下来。“你没错过什么。”尽管他的语气依然冷淡,他收起肩膀,准备从巢穴里钻出去。“快点整理好你自己,然后去吃东西,我在营门等你。”白武士的尾巴也从入口那里消失了,他的声音好像是从一个很远的地方传来,听着有些模糊。“如果你快点,我们今天就还有不少时间把现在错过的东西全补回来。”

金加快了舔洗的速度。我再也不会做这样的蠢事了!在用牙齿将粘在他金色皮毛(8)上的一小块苔藓揪出来扔掉的时候,他默默在心里发誓。

 

 

金睁大眼睛,看着一片枯黄的树叶从他面前飘过去。他跳起来,把这片叶子踩在脚下,发出满意的咕噜声。

天空湛蓝,阳光温暖,偶尔拂过的几朵白云看起来就像母猫们垫在新生幼崽身下的白色羽绒球。从离营门不远的训练场地那里传来肌肉撞击在地面上的咚咚声,有时还伴随着几声喊叫。这一定是雷狮和嘉德罗斯在带着他们的学徒训练战斗技能,金能听到两位导师大声嚷叫着,指挥他们的学徒如何把对方绊倒。

真希望我也能去和他们一起训练,金满怀希望地听着,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格瑞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所以金不得不在这里等着他的老师回来。

那边的声响听得他心里直痒痒,很想跑下去加入他们。金伸出左爪在地上抓了抓,想象着他自己勇敢地翻上敌猫脊背,用爪子把那些敢侵入雷族领地的家伙们尖叫着赶走的场景。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参加我的第一次战斗了!他站起来,绕着刚才坐的地方走了一圈,平复激动的心情。

“干掉她!”嘉德罗斯的叫喊从空地另一头传来。

他好凶哦!金咕噜了一声,差点叫出声来。所有的小猫都有点害怕那只金色的虎斑猫,他对小幼崽们总是没有好脸色。有次金自己玩儿苔藓球的时候不留神丢在了他脑袋上,被那个武士骂过一次。

有什么了不起的嘛!还是幼崽的金气呼呼地用脚掌摸着自己被虎斑武士重重打了一下的左耳,对着远去的身影直翻白眼,却没敢做得太明显,生怕对方一个转身,自己可怜的右耳也要来上那么一下。

“砍她的前爪,绊倒她!”是灰蓝皮毛的雷狮在对自己的学徒下命令。艾比真的能做到这点吗?金疑惑地思索着。雷狮的红毛学徒实在太娇小了——拿艾比母亲的话说,“她个子比只刺猬都大不了多少!”,很难想象她有那个把高大的蒙特祖玛绊倒在地的实力。

金心头涌上对她们两个的同情。真高兴姐姐能让格瑞做我的导师。他郁闷地向四周环顾一圈。格瑞怎么还不来呀?太阳已经全部升起来了……

刚才吹过的一阵凉风已经把天上最后一点儿云也赶跑了,阳光泼洒下来,照得金的皮毛暖乎乎的,令他十分享受。随风飘过来的又一片落叶把金的注意力短暂地引走了。小学徒亮闪闪的蓝眼睛跟着它打转,金第二次跳起来,把这片叶子摁在脚掌下,动作快如飞鸟。他发出愉快的呜呜声。

“还不错。”格瑞的声音在金背后响起。

“明明是很棒。”金伸平双耳,把尾巴卷在背上,反驳对方。他放开脚下踩着的树叶,蹦蹦跳跳地朝导师走去。

格瑞从营门口的斜坡上一跃而下,落在金身边。真奇怪,明明是如此剧烈的跳跃动作,格瑞跳下来的声响却比一片树叶飘落的声音还要轻柔。“我们走。”他朝自己的学生说。

“你刚才去哪儿了?”

“只是为了应付几个麻烦的家伙而已。”格瑞意有所指地回答。白武士的眼睛朝训练场地那边瞟了一下,然后消遣地喵了声。“走。”他没给金插嘴问目的地的机会,只是在原地来回绕了两三圈,耸动着肩膀,然后肌肉突然发力,朝树林里疾奔而去。

星族啊,他怎么跑得这么快啊!金目瞪口呆地望着那道白影消失在蕨叶丛里,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加速飞奔,好追上自己的老师。

他还是幼崽的时候没机会见识格瑞的本事——他又不被允许出营地,怎么看啊?金只是在族猫们分享舌抚(9)时听过年长的武士们赞扬那时还在当学徒的格瑞的几句闲言碎语,大多与其优秀的战斗天赋有关。那时的自己一边在育婴室门口的空地上和其他几只幼崽练习一个捕猎的动作,一边艳羡地听着。

我也会成为那么优秀的武士的!他津津有味地幻想着自己受全族赞扬的场景,动作慢了半拍,以很笨拙的姿势扑了出去,脑门儿磕在了地上,肿得老高,不得不顶着一头的紫草(10)药膏在营地里晃悠了好长时间。

何况格瑞从来不把自己甩得这么远过,虽然格瑞总是叫自己和他保持一段距离,但也从来没把凑过来的幼崽赶走。

现在的情况摆明了格瑞就是在把金当一名正式武士看待,他并没有减慢速度来迁就金的短腿。格瑞冲出去之前总是这么一声不响的吗?那其他猫又怎么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的?金又加大步伐,努力地跟着格瑞的脚步。飘飘洒洒的树叶从他们身边落下,树林由密到疏,带着松汁气味的风朝他的脸扑过来。原来他们的目的地是在影族边界吗?

金从来没跑得这么久过,他大口喘着气,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脚爪紧紧扣住尚还柔软的林间地面。可是金根本不愿意表现出自己追得有多辛苦。唔,又好像和他想的又不太一样——他们似乎正绕过影族边界附近的山毛榉林,朝森林里更深的地方进发。我的第一堂捕猎课会在哪里上呢?

前面的格瑞轻松地越过一棵倒地的树木,动作流畅地像游鱼,金眼珠一转,肚子贴平地面,把自己的身体从树干与地面间的狭窄缝隙里挤了过去。他们开始穿越灌木丛,格瑞的步伐自信坚定,自如地在黑莓丛里穿梭,白猫似乎总能从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寻找到出口。而金十分狼狈地在刺丛里扭动着,他沮丧地看着自己又被棘刺拉住的毛发,用力往高一跳摆脱这些讨厌的刺,在缠结的枝条间留下不少金色的猫毛。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走这样的路了!

可怜的金还不知道,雷族武士的考核还要包括怎么在灌木丛里顺利穿行的呢。

格瑞回头看了自己的学徒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金万分窘迫地把自己从带刺的树丛里拽出来。“就快到了。”白武士突然变向,往众猫踩出的另一条路上疾驰而去。

金跟着他钻出来,心中感谢着好友的细心,格瑞新走的路上灌木很少,他终于不用再烦恼皮毛被灌木刺挂住而狼狈不堪地深陷树丛里的问题了。一阵秋风吹过树林,清凉的气流拂过金颈上柔软毛发的感觉让他十分享受。这才是一场捕猎课的好开端嘛!没有讨厌的刺丛就和只饥饿的狐狸一样想把你的毛都扯下来。金呼吸着落叶季清凉的气息,心里满足地想着。

沿途蔓延的荆豆与凤尾蕨丛逐渐稀疏,他们最终停留在一片洒满阳光的空地上,一棵长满果实的大山毛榉树立在他们面前。格瑞猛地停下来,金的停顿就显得有点狼狈了,他趔趔趄趄地往前滑动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乱舞的四肢和尾巴把地上的山毛榉果打得四处乱飞。他正巧停在一条黑色的石子路前。

格瑞带他巡视领地时金曾见过这种东西,那黑色的东西这是两脚兽铺路用的一种奇异石块,专门给一种轰轰作响的可怕怪兽建造通道,老武士们管它叫雷鬼路——不过雷族领地上的这条老雷鬼路已经很久没有过两脚兽活动的痕迹了。那些黑色的怪石头油腻腻的,又很尖利,踩上去极不舒服,可以轻而易举地磨破一只猫的脚垫。

而且气味也这么难闻!金嫌恶地咕哝着,从这条臭气冲天的路旁边退开,那刺激的气味难闻得叫他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猎物真的会在味道这么难闻的地方筑巢吗?金眨了下眼睛,目光从面前的树丛里扫过,渴望能看见老鼠棕褐色的小身影。

“我没看到有猎物。”他疑惑地小声嘀咕,趴下来向落叶堆里看。突然,他认识到自己错在哪儿了:猎物总不会蠢到把自己暴露在猎猫面前,是吧?那我要怎么发现猎物啊?金想起自己昨天清晨去偷袭格瑞却被对方抓出来的事情。

用鼻子……

金抽了下鼻子,合上眼睛,用力地嗅闻着空气里的气味。各式各样的浓郁气味向他飘来:兔子,老鼠,松鼠……鲜活猎物散发的味道远比猎物堆上摞起的鲜肉更勾引猫的食欲。还有田鼠!金想象了一下那家伙胖墩墩的身体在泥土里卖力打洞的场景,就更坚定了把田鼠吃到嘴里的想法。

不过,我总得先学会怎么抓才行吧?

-TBC-

·祝食用愉快

·我还是老老实实手打注释吧……

专有名词科普及情况说明:

(1)猫后:对怀孕期,哺乳期,育幼期的雌性武士的统一称呼。从搬入育婴室到生下的幼崽长到六个月大,可以进行武士训练的这段时间里,猫后都不需要再担任武士任务(狩猎,巡逻,战斗,训练学徒等)。大部分猫后都要拖到肚子实在拖累自己履行武士职责的时候才会搬到育婴室内,这样的事情让巫医们伤透了脑筋。曾有猫后因为这样的行为酿成了悲剧,最终母子两亡。

有一部分特殊的猫后,她们年纪太大,自身不再孕育幼崽也不能再履行武士职责,却又不愿意退休至长老巢穴,她们就会留在育婴室里,负责照看新猫后和新生幼崽们。全体猫后都要担负抚育幼崽的职责,对育婴室里所有的小猫一视同仁。

在族群间的战争中,袭击育婴室内的猫后和幼崽们同袭击长老、袭击巫医一样,被认为是十分可耻的行为。

(2)早班狩猎队:与巡逻队同样性质,也需副族长或族长安排的团队。它正确的全称为“狩猎巡逻队”,在完成为族群带回足够猎物的任务时,也肩负着保卫领地安全的责任。

狩猎巡逻队除当日被安排的固定成员之外,族内其余年龄够大,可自行狩猎的猫也能自由组织小团体去猎食。

(3)苔藓:一种影响到猫群生活质量的重要植物,如果没有苔藓,一个族群很难生存下去。

苔藓是最常见的垫窝材料,它使猫儿们的床铺变得柔软舒适,在收集苔藓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避免将杂物和脏东西弄进去。铺床用的苔藓必须要挤掉其中的水分才能使用,长老们最常抱怨的一点就是粗心大意的学徒带来了湿漉漉的苔藓,使他们的老骨头疼痛不已。

对于巫医来说,苔藓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它使病猫能够便利地饮水,可以贮存一些液体药物(如老鼠胆汁,蜂蜜等)如果遇到伤口上出现大量污物或是需要换药的情况,巫医用它蘸水清洗伤口。

每个巫医的巢穴中都会贮存大量苔藓,以便为需留驻查看的伤病号铺床。

(4)羽毛:四族通用的垫窝材料,羽毛使猫儿们的铺褥温暖。

(5)黎明巡逻:为了保卫领地内的猎物,防止外族对本族领地的入侵和盗猎,武士们每天需按时巡逻并加固两族之间的气味标记,巡逻队也同时兼并排除领地内隐患的任务(如驱赶狗,狐狸,獾一类)通常巡逻分为四个班次:黎明(早间)、午间、晚间、午夜,如有特殊情况或族长命令时将增减巡逻次数,一般来说,巡逻队由副族长或族长指派。

黎明巡逻十分寒冷,并且要求巡逻队成员早于其余武士起床,在秃叶季将是一件十分艰难的苦差事。金用黎明巡逻打赌就是类似于人类“赌输受惩罚”的意思。

(6)凤尾蕨:雷族使用的一种制窝材料,作用是支撑。

(7)蕨叶:同上文的凤尾蕨叶。

(8)金色皮毛:前两章的设定都是橙色皮毛,这章改为金色。

(9)分享舌抚:猫族的特有习俗,对于加强族群成员之间的联系十分重要。

(10)紫草:紫草根(Comfrey Root)有着大叶子,或粉或白或紫的钟型小花和又肥又黑的根,气味刺鼻强烈,多生长于潮湿多草地区。

作为猫族巫医使用的一种药草,使用方法是将草根嚼成药糊涂抹于患处,或者直接衬在窝里。使用效果为:修复断骨,舒缓伤口疼痛,可用于扭伤的脚爪,止痒,消除关节发炎,治疗肿胀或缓解肩膀扭伤的僵痛,紫草根与荨麻混合后可以治疗断骨。金的肿胀伤需要紫草。

荨麻药效:治疗肿块。

 

lof这边再挂一遍,不行我真的笑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手机卡顿的都是些什么镜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摸了这么久鱼突然发现猫武士pa好久没更了,今天晚上会摸第三章吧——【?】

我夏莲先给官方表演旋转爆炸,主角F4厨看他们四个人相处模式简直可爱到上天,瑞金糖简直吃到哭,太棒了吧!!!!
好像小柠檬也入团啦!!!还有罗徳烈!!!我疯狂吹主角团希望全世界和我一起吹他们!!!!

……会掉粉的私心吐槽

人人都觉得凹凸ky,人人嚷嚷着打ky。那ky的定义是什么?
双标不只一个。怕了。
所谓打凹凸ky越来越像跟风。我现在都怀疑撕ky的到底有没有了解过情况。
前两天列表里竟然来了个蠢货在我面前大怼角色和动画。气得本金吹把他删了。
很多时候都好奇凹凸留下这样的印象究竟是ky变多了还是跟风者多了,所谓人言可畏这样的?
婉拒撕逼,请勿对号入座。

……我圈好冷啊哭唧唧
想做一个安利说说……有太太来参与留言吗!!
占tag歉

一个橡蓝狂热粉的自我修养

……妈的橡蓝真是太好吃了我今天就要把他们两个夸上天。
老时代的cp一级棒不是吹的!!!人生已经陷入了只想看两只猫谈恋爱!!!
拿我吃的几个举例吧,火星boy情商已经没救了我要是沙风大概要被气死【……】黑松就更别提了二部曲四五本的时候我都想揪着小黑莓的尾巴质问他情商去哪儿了兄弟和老婆谁比较重要你心里没有点星族吗,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手脚断了可以长老婆没了你能裸奔吗!【不你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什么
尤其是三四部曲决裂还有黑莓星的风暴里看的我real心痛,小松鼠啊,辛苦了让姐姐亲亲!!【给揍
接着来扒一扒橡心的同窝手足钩星,这真是猫武士界最丢人的恋爱典型了没有之一,看钩星的承诺的时候差点笑死了好吗
柳风:你心里除了当族长就没有别的什么了吗
钩星:对啊
【……】
就算我是你亲妈粉都要跳起来打你了好吗,柳风小姐姐内心仿佛有一万只鲤鱼在跳踢踏舞耶
再讲个花褐,花楸掌我至今都记得你第二部怎么说褐皮小姐姐出身的,第三部当着未成年人狮爪和人哥哥面秀恩爱,这怎么追上的你心里没有点星族吗!!!【喂】
……一个个都挺想让我揪着耳朵喊学学人家橡心行不行!!!!【咆哮】
橡心台词简直犯规到cry好吗!!!花式调戏自己喜欢的姑娘然后一个直球追到手,撩妹儿语录分分钟拿的出来做少女剧经典台词,我先表演一个原地暴哭
关键是蓝星也比较耿直没弯肠子然后被人家拐的给他生了三个孩子出来【bu】
先是引起注意力然后河边愉快调戏,一个直球把姑娘约出来夜下幽会,说什么“除了你以外我谁都不想要”,蓝星嘲笑了他一下就把人家扑倒然后威胁,这要拟人剧情我觉得已经可以亲亲了!!!然后上床天雷勾动地火dbjsjsbdhj的不可描述,我已经死了【安详】
去了星族以后第二部刚开始当着全体星族猫吵的不可开交,第四部还是第三部蓝星因为害怕直接就靠橡心身上了,联想起这俩刚谈恋爱的时候蓝星一堆“你给我滚你这混蛋”的危险语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口嫌体正直!!!
😭😭😭😭😭他们的好我已经说不出来了,希望有更多人和我一起磕橡蓝!!感觉这俩家伙进了星族以后可能会把别的猫秀的没眼看【……】
占tag歉,事先声明并没有黑别的cp的意思,都是我痴迷的xd

瞎几把念叨。
瑞金的猫武士paro全线设定已经完成了。虽然用生命保证最后是HE但是中间我还是想来把四十米大刀【呸】原著那么多天降刀片咋能不玩呢,bu
然后我现在超级想写番外——?七篇左右的样子吧,就是把主线里出现的有意思的猫拟凹凸角色故事瞎扯淡一下【……】初步定的是有安迷修,卡米尔,嘉德罗斯和格瑞【……】格瑞视觉基本全是瑞金糖,超级真诚地保证(。
安哥预定的全是刀片_(:_」∠)_ummm伸头给揍
看着自己欠下一堆的计划摸着肝笑了

【闲话】说给作者

共勉

蝉声正噪:

共勉。


西红柿精:



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在你的文章里,你觉得应当讲的都讲了,该提的都提了,该点的也点了,可是读者A表示太直白,读者B表示太隐晦,读者C表示通篇堆砌辞藻空洞无物真过分,读者D表示根本没有描写文笔之辣鸡仿佛小学生作文。




请看这个现实的问题。它有一个大前提,是“在你的意识里,你已经把故事讲到位了”。这是以下我说说的东西的根本,如果在这点上你对自己有所怀疑有多所动摇,那么所有锅都只能扣到自己头上。




因为你怀疑你的文章,某处是不是写得有问题,你心心念念地想,这个位置的问题会不会导致读者看不懂后文,然后果真有人跳出来问你,这里是怎么回事,我看不明白,那么你所的怀疑的东西就是有所印证的事实了。




并且:你是作者,你清楚自己想要写的东西,在“一切都清楚”的光环下,是“只有你自己清楚”,还是“你已经把它表达清楚了”?要知道,人的思维有一个现象,就是“我默认自己知道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他不知道,那他是个智障”。




所以,请先认真分辨这事情是不是出在自己身上。




如果你认为自己写的东西没有问题,请看下去。




读者就是读者,他们不是作者。




同样的文字作品,给读者读和给作者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作者,我是说那些写作技能和经验丰富娴熟的作者,他的阅读能力,对文字作品的分析能力也更强。他能发现你的文章里可能是伏笔的地方,可能将要进行抒情的地方,可能应当留白的地方,等等等等,从而判断你的文章在较为专业的层面上是不是一篇“可以”的文章。




而大部分读者,都只是在看你的文章他们喜不喜欢,明不明白,有没有感动他,有没有让他记住,有没有让他爱不释手,暴风哭泣,旋转上天,疯狂打call。如果没有,那你的文章就不是好文章。




这是创作者和消费者的角度问题,并不是说读者这样就不好。从食客的角度来说一道菜不好吃那就是不好,没什么可说的。




这是喜好问题了。




另一个,是读者自身的阅读结构和习惯问题。




你给一个看惯了刷图升级扮猪吃虎的人读卡尔维诺是没意义的,给看惯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看弃妃逆袭吊打白莲花也是没意义的。




他们可能是读的东西从来不用过脑子,因为都是小白爽文没什么过脑子的必要,所以你写得稍微不那么直白,他们用进废退的脑子就反应不过来了。他们可能是最喜欢克苏鲁,也喜欢马尔克斯,所以你写得稍微有些直白,就填不满他们脑子里的沟壑,这都是身为作者控制不了的事情,如果你要控制,就只能多写一点,用作品去反向筛选读者。




再一个,众口难调。作为一个作者,“读者说”永远是你的参考资料而不是行动纲领,你永远不应当只为读者而写作(尽管你可以这样声称,但请不要当真)。所以我在一开头就说了,先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如果没有,那你们读者爱怎么讲就怎么讲,看不懂是你自己的问题,不爱看就别看找你爱看的去。




做事的和不做事的有什么区别,后者永远对前者有发言权。






【猫武士paro】《去湖边探险的时候小心不要把脚掌打湿》CP:瑞金

·八年前入坑两年前脱坑,本文所有设定来源于前四部以及一些外传,五部曲,六部曲,不存在的
·纯粹是自己想吸猫的妄想【。】
·猫武士paro《跟随我的脚步》第二章,所有的设定专有名词会放在主页,阅读本章之前先戳个我的主页看下地图和各族标志(・ิϖ・ิ)っ这章会有概念科普和猫物设定(・ิϖ・ิ)っ
·我流ooc,私设多如山,师徒梗,雷族武士瑞x雷族学徒金,新森林地图,一个设定不一致的幼驯染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这章瑞哥要带金去看领地啦
《去湖边探险的时候小心不要把脚掌打湿》
文/夏莲
两只猫穿过营地入口的荆棘围墙,青翠的森林在他们面前展开。金仰起脑袋,大口呼吸着林间清新的空气。
这名新学徒太兴奋了,简直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竟然晕晕乎乎地撞进了一丛凤尾蕨中。蕨叶中传来他的惊叫声,看来树叶上还没完全干掉的凉冰冰的露水把他淋得够呛。
格瑞用牙齿叼着金的后颈皮毛,把兴奋过度的学徒从树叶里拉了出来。
“金,”格瑞很严肃地说,抽了抽自己的胡须,“如果你再这么心不在焉,我就考虑让秋把你重新送回育婴室去了。”他望着这只小猫,此刻金正舔着自己胸前的毛,以掩饰自己尴尬的神情。“树林可没有营地安全,会有很多危险的动物,你要打起精神来。”
”知道啦——”金的两只耳朵耷拉下来,“不就是狐狸和獾什么的吗,我一掌就可以把它们打跑耶!而且我们两个在一起,还不是天下无敌的吗?”他的蓝眼睛闪着自信的光芒,两只前爪跃跃欲试地在地面上摩擦,好像已经准备好面对他想象里的千军万马了。
格瑞有一种想拿脚掌拍金耳朵的冲动,这个笨毛球……
“还有狗,有的时候还会遇到别族的武士。”他很有耐心地给这只小猫讲解。“而且你还没有接受过战斗训练,随便一个其他族群的学徒都可以把你撂倒,更不要说去对付武士们。”他叹了口气,甩了甩尾巴,“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空地上训练啊!”一提到战斗训练,金的眼睛都亮了,耳朵又支楞起来。“我看到嘉德罗斯就带着祖玛去那边了,我们可以和他们一块儿……”格瑞的尾巴梢扫过来,堵上了小家伙的嘴。年轻的武士看起来很恼火,金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次似乎说得太过了,讪讪地住了口。
这可和以前不一样了,格瑞不仅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伙伴,现在还是他自己的老师,金可不想做新学徒的第一天就被老师罚去打扫长老巢穴呢。
格瑞看了看自己的学徒。
“我们今天先熟悉领地。”他竖起尾巴,明确地告诉金。“战斗训练是以后的事情了。如果一名武士在自己的领地里迷路,那他还怎么去打仗啊?”格瑞眯起眼睛来,看着金垂头丧气地把尾巴放下去。
金一定记得很清楚,他还是只小猫的时候是如何在学徒巢穴迷了路,最后被格瑞找出来送回育婴室的经历。那时候的金小小一只,被格瑞晃晃悠悠地叼在嘴里,张牙舞爪地抗议,叫格瑞把他放下来。
反抗无效,最后金还是乖乖地被格瑞塞回了窝里。

他们现在正在往山坡上爬,金感觉自己就像是爬上了一只巨猫的脊背。早晨的草地又湿又滑,太阳还要好长时间才能把地上的草叶晒干。格瑞比他健壮很多,腿也长,轻轻松松就把自己的身体拉上了山坡,而金自己就得伸出爪子费力地抠紧地面,才不至于脚底打滑,摔倒在地。他的两只前掌因为拉动身体感到疲倦,后腿也因为过久绷紧,肌肉酸疼。但金打定主意要坚持下来,我可不是以前那只蹭破皮就要找姐姐和格瑞哭的小猫崽了!他这样想着,努力又向前迈了一步。
格瑞喵了一声,叫金停下来。
“那样你会感到累的,而且很可能把你的爪子扯下来。”格瑞走到金旁边,低下头,用鼻子碰了碰金的左前掌。“把爪子收回你的脚垫里,用脚掌在地上滑行,肩膀放松,你绷得太紧了。”他调整好金的姿势,从学徒旁边退开一步,给金留下足够的空间。“现在试一试,你会感觉好很多。”
金滑着走了几步。起效了!他扭动自己的肩膀将两只前掌挨个往前推,很轻松地就带着自己的后腿移动起来。金感到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开始运用起来,力量在身体里涌动,前后腿也轻松起来。湿漉漉的地面反而更方便脚的滑行,而且金发现只要自己用点力把每只迈出去的前爪摁在地上,两只后爪扒住地面,他的身体就不会往下掉了。金满意地喵呜一声,得意地甩甩尾巴。
格瑞若有所思地抽了抽胡须。“你学得很快。”他又开始往上爬,这次金已经可以紧紧跟在格瑞身后了。

“闻一下,你能闻到什么?”格瑞对自己的学徒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金抬起脸,有些夸张地用力嗅闻空气。山坡下灰色的小湖看起来很平静,阳光把湖面照得闪闪发光。从湖上吹来的风带着湿润的水汽,还带来了一些别的气息。金低下头,尾巴在草地上划来划去。
“有石楠花,水,还有兔子的气味。”金用尾巴指了指东边。东边是一块高地,没有高大的树木,金雀花和石楠树零星点缀在高草地上。
“风族。”格瑞喵声说道。“他们和我们的领地的分界线是下边的那条小溪。”金还没等他命令就开始往坡下走,格瑞抽了下耳朵,快步超过学徒重新做带头猫。“跟着我。”他沿着溪流行走,溪水溅起的浪花欢快地舔舐着岸边。“再走一段距离我们就到湖边了。”
他听到了金欢乐的喵呜声。

现在他们正沿着湖岸行走,鹅卵石在两只猫的爪掌下噼啪作响。太阳现在已经高高挂起,爪子下的石块已经开始发烫了,踩上去十分不舒服。格瑞又往水边靠近些,他不是很喜欢炎热的天气,强烈的阳光让他这种毛发又厚又长的武士感到燥热难耐。雷族猫早就习惯生活在清凉的树荫还有茂密的灌木丛的覆盖之下,长时间暴露在太阳下让格瑞感觉背上热得像着了火。
他向湖对岸河族的领地看去。这样的天气里,喜欢潮湿和下雨的河族猫的处境只会比其他族群更糟糕,更何况他们的皮毛是所有族群里最厚实的——拜他们游水的技能所赐,河族猫需要柔软浓密的毛发在水里保持体温,而且他们的领地里可以遮阳的树木比风族还稀少!所以今天至少不用担心河族猫来找麻烦,他们对湖里的水和鱼的所有权一直都很敏感。
星族在上,说得好像有哪只猫会对又腥又滑的鱼感兴趣似的!
金看起来就开心得多了,他喜欢太阳,喜欢阳光,而且今天能出来巡视领地的兴奋已经打倒了金雷族血统里对炎热本能的厌恶。这只小猫正走在岸边的沙地上,灰色的波浪温柔地拍打着湖岸,把沙子泡的湿漉漉的,比起烫脚的鹅卵石地舒服得多。金低下头去嗅沙滩上被湖水抛上岸的一根树枝,有朵浪花突然溅起老高,拍打在金的脸上,金非常惊讶地喵呜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小鼻子。
“这水可真凉!”金喵了一声,甩甩脑袋把沾在脸上的水甩掉,又打了个喷嚏。他用爪子搓搓自己的鼻头,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
格瑞把尾巴卷起在背上。“落叶季已经来了,湖水当然很凉。”他扭了扭耳朵,向金发出警告。“不要踩到水里太深,你不是河族猫。”金踩的地方水已经漫过了他的脚掌。
“河族领地在哪儿?”金跺着脚掌啪嗒啪嗒地朝老师走来,湿乎乎的脚爪在鹅卵石地上印出爪印。
“湖的另一边。”格瑞朝南边点了下脑袋。“湖上那个小岛是森林大会的会场。”
“我们今天能不能去岛上看看?”金积极的举起了尾巴,“埃米和我说过,只要在离湖边三条尾巴以内①,别的族群就不可以攻击我们!”
“不行,太远了。”格瑞拒绝了他,然后把尾巴搭在金肩膀上,领着他往树荫下走。“沿着这条溪流往回走,就是影族和我们领地的分界线。”重新走进阴凉的树荫下让格瑞舒了口气,浑身的燥热一瞬间得到了缓解,树叶间清凉的微风拂过,带来草木清新的气息和包裹在舌尖的泥土的湿润味道。
“哦。”刚才被老师否定想法的金看起来开心了一些。他也把尾巴卷起来,发出满足的呼噜声。“猫后们说影族的味道和死了一个月的狐狸差不多,是这样的吗?”金的语气里带有调侃的意味。
格瑞抽了抽胡须:“你为什么不自己看看呢?”


“好的,我相信了。”金沮丧地喵了一声,皱起鼻子来。
他们现在沿着弯弯曲曲的河道前进,雷族与影族领土接壤的山毛榉树林已经混入了松树的踪影,松针在地面上密密地铺了一层,弹性十足却有些扎脚。影族猫的气味从河的另一边飘过来,十分刺鼻。
金不舒服地眯起眼睛。他现在才意识到,雷族猫身上树木,苔藓,水,凤尾蕨和石头的气味是多么熟悉和温暖啊。影族的气味标记里和着松针的清香,更多的却是沼泽里那种独特的酸腐气味。这里的松林生长得格外茂密,层层叠叠地遮挡住了阳光的射入,溪水边的泥土比起湖边和风族边界的溪流两岸还要潮湿,已经变成了黏黏糊糊的泥浆,裹在金的爪子上,臭的要命。
“好恶心!”金嫌恶地嘀咕一声,提起一只爪子,把上面的泥浆甩掉。幸好雷族领地里没有沼泽!金想着如果自己生活在影族领地的话,可能要脚上长蹼才能在这种潮湿的环境里自由地穿梭了。
格瑞也没多喜欢这里,泥浆如果粘在他的长毛上会更难梳理。与其在这里和烂泥地做斗争,不如下去让水帮自己冲洗一下脚掌。他试探着把两只前脚探进溪水里,水的冰凉让他打了个寒战,好在满脚的泥巴也被水流很快地冲刷掉了。他慢慢把整个身体下到水中,他的腿长,这种水的高度对他不是问题,仅仅会没到他的肚子而已。格瑞眯起双眼,尽量不去想肚子上柔软的毛被水打湿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金对水发出嫌恶的嘶嘶声。
“我们一定要下去吗?”金有些不满地咕哝。在湖边玩水是一个概念,把自己泡到水里就是另一个概念了。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乖乖地跟着格瑞爬下去,毕竟比起又黏又臭的烂泥地,还是清澈的溪流更有吸引力,虽然雷族的武士们生来就和水没有亲和力。
格瑞压抑住喉咙里想发出愉快的咕噜声的想法,看着金慢慢地在水里移动。金的腿短,所以他不得不仰起头,在水里踮着脚蹒跚地往前蹭挪,才能勉强不让水灌到鼻子里去。格瑞看着金白色的口鼻和粉扑扑的鼻尖在水里一浮一沉,在水面上若隐若现,然后完全消失了。
“金?”格瑞喊了他一声。
一串气泡咕噜咕噜地从水底飘到河面上来。“扑通”一声,一团橙色的毛球扑上了河岸——可惜距离估算错误——金懊恼地喵呜着,因为他的半个身体还在河里飘着呢。
格瑞耸了耸肩膀,不予置评,动作轻柔地叼着金的后颈把他拽了上来。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帅啊?”金试图挽回自己恶作剧失败后的形象,身体在格瑞嘴巴下晃来晃去,不停地吵闹。格瑞齿间满是对方的毛发,他咕噜了一声,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并且用眼睛盯着自己的学徒看。
“安静。”他把金又重新丢回了地上。
“还要走多远啊?”金没太在意老师这个粗暴的表情达意的方式,自顾自地站起来,开始舔自己湿漉漉的腹毛。
格瑞瞟了金一眼。
“这里是在影族边界,安静点,遇到巡逻队我们就麻烦了。”格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把话题岔开了。他把脸凑过来,闻闻学徒身上有没有血的味道,有没有出现伤口。
一切正常,他才松了口气,用尾巴指指边界附近雷族的树林,让金去那边柔软的苔藓地上休息一下。
“离这里不远,就是老雷鬼路和废弃的两脚兽房子。”格瑞看着金专心地舔着自己的爪子,说:
“那里会有老鼠。”
—END—
很不走心的第二章完成了【烟】
这里先感谢给我同人图的天使啊啊啊超级好看【暴哭】 @不正心 而且莫名的很多私设重合了可以说是非常惊喜了x
写这章的时候亲友吐槽金是不是太傻了点……ummm怎么说呢,金也就是个从育婴室里刚爬出来不到一天的孩子,换成人类也就十岁多一点,稍微中二点应该没什么吧?【这不是你ooc的理由好吗】
原作里也有幼时失去母亲然后被全族宠着长大的存在啊,比如白风和豹星,性格也没有多黑暗阴沉【烟】
所以照着原著把文稿改了六七遍,希望你们还能看出金的可爱……
格瑞这里的成长经历还是比较正常的,虽然父亲去世了但是母亲还在,没有灭族打击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性格相对原作来说我还是希望能温柔些,所以我理直气壮的ooc了【不】不过作为武士的沉稳还有耐心还是在的,嗯。
①处勘误:第二部的时候艾琳说安全距离是距湖岸两条尾巴以内的位置为自由领地,第四部就变成三条尾巴了orz第四部也交代过河族对于湖泊里水和鱼很看重,有可能河族猫也在那里捕鱼啥的……
暗搓搓:现在非常想写战斗训练,想想两个角色人形态打架的话,大概打着打着会打到床上去【不许开猫车】
食用愉快w